yabo亚搏体育官网分享情感治愈系图片,正能量励志美文,豆瓣、微博、知乎、微信阅读精选。

多人攀珠峰而亡金山人归来说惊险

19
05月

多人攀珠峰而亡金山人归来说惊险

郑重声明
本篇内容为世界日报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任意转载、重制、复印使用。
现在正是珠峰攀登季节,今年攀登者特别多,图为27日峰顶出现的人龙;由于人多,今年的攀登季已有11人死亡。 (取自推特) 现在正是珠峰攀登季节,今年攀登者特别多,图为27日峰顶出现的人龙;由于人多,今年的攀登季已有11人死亡。 (取自推特)
旧金山人哈特曼(Woody Hartman)本月登上珠峰时所拍。 (取自哈特曼的Instagram) 旧金山人哈特曼(Woody Hartman)本月登上珠峰时所拍。 (取自哈特曼的Instagram)

两天前,一名美国男子在攀登珠峰时在峰顶冻死,他是今年攀登珠峰季节第11名死亡的攀登者;CNN出现珠峰峰顶上人挤人的惊险情景,让人惊讶: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在山上?

旧金山人哈特曼(Woody Hartman)5月22日也登上过珠峰,他安全回来,并说出在峰顶人挤人的惊险情况。

他说,登上峰顶后只停留数分钟,他的向导立即拉住他说:「我们必立须离开,否则会被困在这里而且死在这里。」

哈特曼的向导十分有经验,这已是他第12次登顶,因此他知道危险,因为在2万6000呎以上的高山(峰顶是2万9035呎),氧气稀薄,越在这种情况停得久,身体就越受不了;而峰顶之下的数百呎攀登路线却挤了数百人,向导知道,交通挤塞会造成延误,多留一分钟,人就可能倒下,所以拉着哈特曼立即撤退。

哈特曼说:「我知道危险,但我为了这次攀登已作了大量准备,我希望能在峰顶多留一会,好好体会登顶和四周的情景,但我只停留了数分钟。」

今年35岁的哈特曼在前往攀登珠峰之前作了半年的准备;他以前对珠峰和攀山没有认识,但在红木城一个朋友家,用脸书的虚拟现实头盔看到登世上最高的珠峰情况,使他受到人生从来没有的刺激,于是决定前往攀峰。

两个月前,他出登到东尼泊尔的卢卡拉机场,然后从那里开始,与一个团队一起出发上山;他们由一个营地到一个营地,当他停留在第四营地时,已接近了峰顶。

登峰前的夜里,向导向他们说,晚上7时30分出发,要摸黑前往,到破晓前抵达峰顶;当日出时站在峰顶,哈特曼回头一看,数百人挤在峰下数百呎的路上。

为了安全,他们立即下山,在人堆之中下山;「我的登山扣,扣住绳子,我俯下身去扣好扣子,我的脸碰到一个倒在地下的人,这人穿着和我一样的登山衣,一动也不动,我立即意识到他已经冻死了。」